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由我贪恋着迷 > 103:你们是两个独立的个体

103:你们是两个独立的个体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
      傅定泗从噩梦中醒来时,浑身是汗。
  
      他平静了很久,才反应过来刚刚是一场噩梦。
  
      可是,梦里的那种情绪太真实了,以至于他到现在还没有走出来。
  
      就好像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一样。傅定泗揉了揉眉心,起身走去浴室冲澡。
  
      冲澡的时候,他还一直想着梦里的内容。
  
      大概是因为昨天晚上睡前看了那样的新闻,所以才会梦到这种离谱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傅定泗平日很少做梦,所以他有些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了。
  
      ………
  
      冲完澡以后,傅定泗换上衣服走出了卧室。
  
      这时,傅启政也起来了。
  
      他手里端着一杯黑咖啡,正在看昨天的股市情况。
  
      见傅定泗起来,傅启政说:“冰箱里有吃的,你去吃点儿东西,一会儿我带你去医院。”
  
      傅定泗应了一声,去厨房冲了一杯咖啡。
  
      至于其他的东西,他也吃不下。
  
      **
  
      九点钟,傅启政带着傅定泗来到了医院。
  
      彼时,约好的医生已经在等待了。
  
      傅启政将傅定泗带到医生面前,介绍他们两个人认识:“这是Eddie医生,他在美國业内很有名。Eddie,这是我堂弟,傅定泗。”
  
      Eddie医生伸出手来和傅定泗握了握,然后用英文和他打了招呼。
  
      傅定泗同样也用英文回了他。介绍他们两人认识以后,傅启政就先走了。
  
      Eddie医生带着傅定泗来到桌前坐了下来,给他倒了一杯咖啡,两个人很随意地聊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之前傅启政大概跟Eddie提过傅定泗的情况,但具体怎么回事儿,还是得问问当事人。
  
      Eddie喜欢跟病人像朋友一样聊天,这样可以让病人彻底放松下来,不至于带着戒备心跟他对话。
  
      傅定泗接过咖啡喝了一口,他没主动说话,而是等着Eddie开口问。
  
      Eddie说:“傅总说你丢失了以往的记忆,是因为车祸?”
  
      傅定泗点点头,“大约四年前我出过一场车祸,醒来之后就不记得以前的事儿了。”
  
      Eddie问:“这是你自己知道的信息,还是别人灌输给你的信息?”
  
      傅定泗很聪明,一下就猜到了Eddie要说什么:“你的意思是,那场车祸可能不存在?”
  
      Eddie摇摇头:“车祸存在与否我们暂且不提,这个去做个全身检查差不多就能有结果了,我的意思是,你失忆这件事情,是别人告诉你的,对吧?”
  
      傅定泗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Eddie:“你记忆里最初的片段是什么?”傅定泗被问住了。
  
      他揉着眉心仔细想了一会儿,才说:“好像已经是车祸三个月以后了。醒来的时候在家里,家人告诉我我昏迷了三个多月。”
  
      Eddie听完之后,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又问傅定泗:“这些年,你从未想起过任何一件车祸前的事情,是吗?”
  
      傅定泗点头:“是。”
  
      Eddie:“一个画面一点片段都不曾有?”
  
      傅定泗点头:“是。”
  
      Eddie:“那你有问过身边的人吗?他们是否愿意告诉你之前发生了什么?”
  
      傅定泗回忆了一下他们的态度,摇了摇头。
  
      不管是傅家人,还是周靖康和秦峰,都不肯跟他提及当年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他逼问傅揽淮时,傅揽淮也是顾左右而言他,即使回复也很敷衍。
  
      ………
  
      Eddie了解过情况以后,便带着傅定泗去了检查室。
  
      傅定泗被Eddie安排在了设备前,他躺了下来,Eddie将贴片贴在了他太阳穴的位置,然后坐到屏幕前开始分析情况。
  
      Eddie虽然经验丰富,但他之前确实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案例。
  
      一般情况下,失忆的人来找他恢复记忆,家人都是会给支持和帮助的。
  
      最起码,会提供一些线索,这样也方便催眠的正常进行。
  
      但傅定泗这边……
  
      Eddie感觉,他身边的人似乎很怕他知道当年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如果是车祸失忆,不可能一丁点片段和画面都想不起来。
  
      Eddie初步判断,他的记忆应该是被人用专业手段尘封过了。
  
      也就是说,他之前已经接受过催眠治疗。
  
      看完屏幕上的脑电波状态之后,Eddie基本上肯定了自己之前的想法。
  
      他还看出了,傅定泗的杏仁核有些问题。
  
      Eddie将图片打印了出来,然后让傅定泗从躺椅上起来。
  
      傅定泗一睁眼,就看到了Eddie严肃的表情。
  
      见他这样,傅定泗的表情也跟着严肃了几分。
  
      Eddie拿着报告来到了傅定泗面前,邀请他一起坐下来。
  
      他低头盯着报告看了一会儿,然后对他说:“你之前接受过催眠治疗,催眠治疗直接影响到了杏仁核,所以你的共情能力比常人要差。”
  
      说白了,就是冷漠。
  
      这一点,傅定泗倒是不好否认。
  
      在认识宁皎依之前,他确实是个很冷漠的人,情绪上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起伏。
  
      他曾经以为自己一辈子都是这样,直到接触了宁皎依。
  
      “催眠?你确定吗?”傅定泗向Eddie确认。
  
      这件事儿,傅家从来没有人跟他提过。
  
      傅启政也只是说当年帮忙找了医生,他太忙,具体进行了什么治疗,傅启政根本不知道。
  
      Eddie点头,“基本可以确认,而且我初步判断,你当年很有可能患有精神类疾病,你家人认为那段记忆对你来说不是必要的,所以才会对你进行催眠治疗。很显然,你现在康复了,那段记忆也被彻底尘封了。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停顿了一下,将可能会遇到的风险一一说给了傅定泗:“如果你要恢复记忆,病情可能也会复发,这对你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儿,但如果你执意要恢复,我也可以帮你试试,但是,不一定成功。”
  
      精神类疾病。
  
      听到这几个字,傅定泗好长时间没回过神来。
  
      他是真的没觉得自己会有这种问题。
  
      他这几年很正常,甚至都不会有太大的情绪波动。
  
      如此平静的人,怎么可能有精神类问题?
  
      傅定泗想了一会儿,才问:“可能是什么问题?”
  
      “我初步猜想,是人格分裂症。”Eddie说出了自己判断的依据,“催眠确实可以尘封人的记忆,但不是百分之百有效,我们经常会针对一些PTSD患者进行催眠治疗,让他们忘记那些糟糕的经历。但是这样的治疗不能一劳永逸,患者还是会偶尔想起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段,这个时候就需要进行下一次的催眠治疗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但是你这几年里从来没有接受过第二次治疗,也没有受任何影响,所以我推测,你们应该是有两段独立的记忆。人格分裂症患者,几个人格之间的记忆都是独立存在的。当然,人格分裂也会用催眠的方式进行治疗,一般情况下,治疗成功的话,不出什么特别的大的意外,另外一个人格就不会出现了。”
  
      Eddie很仔细地给傅定泗分析着情况。
  
      傅定泗对这一方面并不了解,但Eddie已经将意思表达得很清楚了。
  
      傅定泗从来没想过这种电影里才有的情节竟然会在自己身上上演。
  
      他捏紧了拳头,手背上血管凸起,眼皮也在跟着跳。
  
      沉默良久,傅定泗才问Eddie:“你的意思是,之前那个人不是我?”
  
      Eddie笑着说:“当然,从社会学的角度上来说,你们是两个独立的个体,他有他自己的交友圈,你也有你自己的生活。你们只是共用一具身体而已。从生物学角度来看,你们确实是同一个人。我知道这有点儿难以接受。”
  
      “当然,我不太清楚你现在是主人格还是副人格,这个就要问你的家人了。”Eddie说,“你先考虑一下要不要催眠吧,我必须把风险全部告诉你。如果你接受催眠的话,很可能你就不是你了。”
  
      傅定泗当即就理解了Eddie的意思:“你是说,他会回来?”
  
      Eddie点头:“非常有可能。记忆一旦苏醒,你的身体就会被侵占。当然,他回来以后,你也是可以出现的,总之……会比较混乱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周围的朋友们,可能不太能接受这件事情。”
  
      毕竟这种病不常见,大家对于这种病情的了解基本上都是从文艺作品里得到的,现实生活里遇到的话,没几个人能真正坦然面对。
  
      Eddie医生说完这番话以后,傅定泗很长时间都没吭声。
  
      对于他来说,今天的信息量已经够大了。
  
      他的身体里,住过另外一个人。
  
      这听起来很不可思议,但Eddie不会骗他,也没必要骗他。
  
      他之前失去的那些记忆,究竟是属于他的,还是属于另外一个人的?
  
      之前跟宁皎依有纠缠的又是谁?
  
      太多太多疑问了。
  
      Eddie看出了傅定泗的惊讶,他抬起手来,友好地拍了一把傅定泗的肩膀,笑着宽慰他:“没关系,你可以慢慢考虑,我知道这种事情很难接受。”
  
      “先试试吧。”
  
      傅定泗思考了很久,还是决定尝试催眠。
  
      他知道要承担风险,但他更想知道他和宁皎依之前究竟发生过什么。
  
      没有谁希望自己的人生有二十多年的空白,他不想再被众人隐瞒着,他只想明明白白地活一次。
  
      没有人愿意告知他真相,他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来探求。
  
      Eddie有些意外他竟然这么快做了决定:“你不再考虑一下了?风险很大,万一你就此消失,似乎有些得不偿失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用考虑了。”傅定泗对问Eddie:“多久能有效果?”
  
      Eddie:“这个不一定,你可能要定期过来,先做一个月试试看吧,如果中间对你的身体有损害,我会随时叫停,希望你配合。”
  
      傅定泗:“嗯,谢谢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